•  
  • 1
  • 2
  • 3
  • 4
  • 5
文学艺术
  • 母亲与花生

    文章作者:admin更新日期:2016年7月12日
     小小说

    母亲与花生

    蔡昌旭

    母亲一辈子含辛茹苦毫无怨言地把我们抚养大紧接着开始伺候第三代。哥哥哥姐姐的孩子们几乎是妈妈一手带大,有的一直照顾到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可是妈妈一生没有任何值得一提的嗜好,作为儿女们只知道妈妈比较喜欢吃花生。因此,爸爸去世后姐姐把妈妈接过去,我们谁去看妈妈都买些花生或花生食品带过去。那一阵子在妈妈的小柜里花生、花生粘、花生糖、鱼皮花生豆总是不断。后来妈妈的牙一天天不好,硬东西咬不动了,渐渐地就没人再马花生了。

    一天上午,我恰巧有空儿去看妈妈。我推门进了妈妈的房间,看到妈妈满脸的泪水,我惊呆。

    妈!吗你怎么了?

    妈没有理我,吃力的咀嚼着什么,是花生,我在她的嘴角看到一小块儿红色的花生皮,床上一个旧手绢儿包儿,里边也是花生,旁边是花生皮。

    妈,你牙口不好,要是还想吃花生,咱把花生磨成面儿,吃花生糊糊好不好?这么迟多费劲儿,牙能受得了吗?

    妈妈仍旧艰难地咀嚼着花生,时不时能够听得到不知那颗牙齿捣碎了一小块儿花生瓣儿的声音,同时能够看到妈妈的两腮想是由于疼痛带来的不自主的痉挛。

    妈,您这是何苦来的呢?看到妈这样子,我心里很痛,情急之中想把包儿花生拿走,妈妈却生气地一把把包抢过去,干脆搂在怀里。

    妈,我预感到有什么事,因为妈妈平时不是这样子,我说;妈,您有啥事儿不能和我说吗?

    妈终于咽下了嘴里的花生,擦了一把泪水,但是更多的泪水涌出来;你爸爸要是活着,今天整九十岁了。

    我的天呀!今天是爸爸的生日,还是九十岁大寿。妈妈的生日谁也不会忘的,因为年年过。爸爸去世多年,生日是哪一天,真的忘得一干二净。我二话没说,立刻给哥哥姐姐们打了电话。不一会儿大家就都赶来,姐姐一进门就检讨,妈,都是我不好,这么的大事儿,我竟然给忘了。妈您说怎么过?

    妈妈仍旧流着泪,吃力地嚼着花生,一句话也不说。姐姐最有耐性,这时也有点急,妈,咱不吃这破玩意儿,多累牙?说着就伸手从妈的怀里拿过来。

    妈是真的生气了,用力推开姐姐的手,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破玩意儿?你知道个屁?妈把怀里的花生包儿搂得更紧了,这是你爸买的花生。

    我一听这话坏了,也许妈脑袋出了问题,我心里一沉。

    妈,姐姐陪着笑脸说;要是爸买的花生,那都多少年了,还能吃吗?

    妈斜了她一眼;香着呢。

    王敏都不相信那是爸买的花生,姐姐也不吱声了。

    妈看了王敏一眼说;那时候,你爸天天用这块手绢儿给我包回一包花生。妈像自言自语,又像回忆过去的往事。在早过春节一人才分半斤花生,想吃你也想不到嘴。还得说现在生活好了,什么也不缺了,你爸那时为了给我买花生到处托人,人家还以为他有病呢,这死老头子真可笑。妈妈眼角流下了一串串泪珠,也许她沉醉于那个岁月里,也许是对爸爸的怀念。

    妈,现在生活好了,您别伤心了,您想吃什么。我们给您买。

    是啊,现在好了,吃什么都有了,我呢,也真老了。唉!妈又叹了一口气。

    哥哥俯下身来劝妈妈,妈妈这才不哭了。

    我们这才明白,妈想爸爸了,她是要我们祭奠爸爸。

    我们都苦了,只觉得对不起爸爸,我们都郑重的跪在爸爸的遗像面前磕了头,又去墓地给爸爸上了坟。

     

     

    上一篇:没有了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0-2016 www.hlbrdaily.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900029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呼伦贝尔日报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呼伦贝尔日报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呼伦贝尔日报社新媒体发展中心 电话:8252683 业务qq:1158084638